理財資訊/ 信托理財

高凈值客戶財富傳承需求旺盛 信托公司推保險金信托

  • 來源:經濟觀察報
  • 2019-12-10 16:48:14

隨著國內高凈值客戶人群的增加及財富傳承需求的上升,越來越多的信托公司選擇與保險公司合作推出“保險+信托”的財富管理模式。

最近的一例便是昆侖信托聯手中意人壽推出保險金信托計劃。據梳理,自保險金信托2014年首次引入國內以來,包括山東信托、平安信托、長安信托、昆侖信托在內的多家信托公司已與保險公司合作開展這項業務,逐漸受到市場的青睞。

不過值得注意的是,保險金信托本身在國內仍然屬于新事物,其發展也面臨一些問題,如監管規則的適用問題等。

誰在做?

昆侖信托相關人士表示,保險金信托為委托人提供了保險之外的又一層保障。委托人在中意人壽投保特定的終身壽險保單、特定的專屬年金險保單,指定昆侖信托(受托人)作為領取保險金的唯一受益人,未來生存金、全殘及身故保險金首先直接賠付予受托人,受托人將按照信托合同的相關約定,以自己的名義延續委托人對生存金、全殘及身故保險金的管理和處分意愿,實現這部分財產的保值增值和財富傳承。

保險金信托發源于英國,但是繁榮于美國。二十世紀左右,美國保險機構就開始設立信托部門,兼營信托業務,主要是經營保險金信托,目前已成為美國居民的重要避稅方式。2001年我國臺灣地區開始開辦人壽保險信托業務,當前已成為促進養老、財富規劃的重要業務類型。

光大信托研究員袁吉偉表示:“比較分析看,美國和我國臺灣地區保險金信托業務都得到了較快發展,而且信托機構、保險機構均可開展此類業務,主要以壽險為主要保險品種。不同之處在于,目的有差異,美國保險金信托主要用于避稅,而臺灣地區則更多用于財富傳承以及養老。”

“保險金信托可以實現三個目的,一是充分運用了保險和信托制度的優勢,有效提升保險金的投資管理,為養老、子女教育和生活提供良好保障;二是實現財產的獨立運作,避免被子女揮霍,避免被婚姻、企業破產糾紛等分割;三是具有避稅功能,在美國保險金信托運用的到,涉及的財產,不計入本人財產內,不用繳納遺產稅。”袁吉偉稱。

保險金信托2014年首次被引入國內,彼時中信集團金融板塊旗下的中信信托和信誠人壽聯合推出國內首款保險金信托。

信誠人壽相關人士表示,“信誠人壽是業內最早提供保險金信托服務的公司,推動保險金信托從身故金信托至生存金信托,再到標準版保險金信托的發展,也是目前為止設立“保險+信托”財富傳承方案最多的保險公司。2014年至今,信誠共與信托公司合作設立了500多單保險金信托,涉及保費合計10多億元。”

過去三年里,據不完全統計,此后山東信托、平安信托、長安信托、昆侖信托也與保險公司合作開展了保險金信托的業務,該項業務逐漸受到高凈值客戶的青睞。

開展保險金信托業務對于保險公司和信托公司有哪些益處?談及開發“保險+信托”產品的初衷,信誠人壽相關人士稱,“隨著經濟的發展,不久的將來,中國將成為世界最大的高凈值客戶群市場之一。隨著保險市場的日漸成熟,拼價格的時代已經過去,未來的核心競爭必然是服務能力及品質的競爭,通過洞察高凈值客戶的需求,提出了“保險+信托”的解決方案,為客戶解決財富的安全保值和傳承安排問題,而非關注增值收益。”

長安信托相關人士也表示:“由于保險理賠周期長,長安信托提供該服務主要是考慮滿足客戶的需求,使得客戶的大額保單能夠放入家族信托帳戶中,進行合理的規劃和傳承,避免大額保單被揮霍的風險。從公司的角度,公司立意長遠,愿意承受短期的保險金信托前期投入,以贏得后期大批量的理賠資金進行主動管理。”

上述昆侖信托相關人士表示:“保險金信托業務是保險公司和信托公司回歸本源的業務,通過精耕細作,隨著客戶觀念的轉變及對信托公司管理能力的認可,預計未來會有比較好的前景,也為當前信托公司轉型和發展另辟新徑。”

挑戰

對于保險公司和信托公司合作關聯性方面,一位保險精算師表示:“從保險公司角度而言,對于‘保險+信托’的合作模式多有一定的股權關聯性。信誠人壽與中信信托都屬于中信集團旗下公司。對于保險公司而言,保險金信托業務不會做的特別大。”“目前國內的合作模式多為信托公司跟自己有股權關系的保險公司開展合作,這也有利于客戶在內部的共享,而且保險金信托本身在國內仍然屬于新事物,在內部溝通起來會更加便利,例如平安人壽和平安信托。如果跟外部保險公司的合作的話,有可能出現高凈值客戶的流轉。”袁吉偉稱。“2016年,中國個人持有的可投資資產總體規模達到165萬億元,而財富保障和傳承已經成為高凈值人群最關注的財富目標,可預見保險金信托市場將有巨大的發展空間。預期隨著客戶傳承意識的加強、保險金信托服務內容及流程的完善,在接下來的幾年內無論是大額保單還是信托設立數量都將快速增長。”上述信誠人壽相關人士稱。

雖然保險金信托越來越受到高凈值人群的關注,業務規模也正在逐步擴大,但保險金信托在國內的發展也面臨一些問題和挑戰。

長安信托相關人士表示:“眾所周知,私人財富管理市場在茂盛生長,保險行業也仍處于高速發展黃金期。將私人財富管理的重要工具信托與保險融合,一定會迎來越來越廣闊的市場空間。作為一種創新型產品,保險金信托產品也面臨自身的許多問題,比如信托公司的盈利來源、資產管理的挑戰、較長的理賠等待期等。”“第一,保險信托業務面臨制度供給不足。保險信托仍處于萌芽狀態,相關規則不清晰,這給保險金信托業務發展帶來一定困難;第二,信托公司專業投資管理能力仍不高。目前我國信托公司仍以融資業務為主,相關投資管理能力不高,而依托信托公司進行保險金保值增值管理,仍缺少投資者的信任度,業務營銷面臨一定客戶選擇壓力;第三,保險金信托模式面臨考驗。由于我國法律法規以及國情與國外不同,保險信托模式面臨本地化考驗;第四,保險金信托運營上的業務準入。我國目前實行分業監管,保險金信托分業監管必然帶來監管盲區,未來可以考慮保險公司特準從事保險金信托業務,促進整個業務領域的更快發展。”袁吉偉表示。

關鍵詞:
財富 理財 信托
分享到:

繼續閱讀

基金收益排行

  • 基金名稱
  • 近一個月收益
  • 最新凈值
在線營銷
live chat
双色球历史顺序出奖号